您的位置: 百色资讯网 > 时尚

诸天圣元大传 第三十二章、倒大树北庭分裂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0:10

诸天圣元大传 第三十二章、倒大树北庭分裂

诗曰:

六方五国各交兵,遍地烽烟灭人烟。

更无桃源可避秦,空有林泉难修仙。

大浪裹挟皆战士,鱼龙混杂俱招贤。

张猛宋义来投奔,诗剑诗君笑开颜。

杜怀彪大胜仲而要,夺了老虎口,又收了五万降兵,自然是心情振奋,就要着手攻打大刀阁。

大刀阁地势,形如大刀,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要地,因此,杜怀彪苦思破敌夺关之计。

那边仲而要败报送达灶王山前线仲方英手里,仲方英怒气勃然发作:

“这边杜龙杜虎挡住本相国,那边杜怀彪又夺了我老虎口要隘!可恨!

来人哪,给本相传令宁诚将军,令他兵出天宁关,攻打清流关!我军三路攻击,不信他杜怀彪还能撑得住!”

仲方英本是文官,凭官场运作爬上柱公之位的,论官场争斗,的确是有一手的,但到了军事相争方面,就不是行家里手了。

仲方英三路进攻之计本也没错,可是,这三路,都被杜怀彪料着了,杜怀彪也早有准备。自然地,双方战事胶着,仲方英短期内打不下,又担心南平国大西国来犯,就有了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就有仲方英所拉拢的谋士献计道:“主公,我们可以留下部分人马在此地佯攻,主公却领大军,绕道北原州,先占凤凰坡,再夺黑水关,攻打大丰州,抄他杜怀彪的后路。”

正说话之际,有探马来报,听说灶王山西有一条小路,可以偷过此山,转到山后就是大丰州。

于是仲方英当即选了大将江东文、江东武兄弟二人,领五万忠州皇家禁卫军,留在此地攻击,并要求他兄弟寻机走灶王山西面小路,绕道灶王山后攻击。

仲方英自己,则从谋士之言,领十万皇家禁卫军,绕道北原州,来占凤凰坡。

仲方英大军刚刚到达北原州,就听探马报告说杜怀彪早已增兵防守黑水关,并且夺了凤凰坡,武思思战死。

仲方英听了,不由得大怒!

恰恰此时有两道恶讯传来!

先一个是,仲方英派出的使者,被滞留在顺义州,今天自顺义州回来,报称李诗剑不从朝廷任命,要自立汗国。

仲方英听了,便添怒气,心火上涨;

不料又一个消息是,自己留在灶王山的部队,江东武领兵一万,从那小路偷过灶王山时,那杜龙杜虎早有防备,结果江东武并那一万人马是片甲无归!如今杜龙杜虎反攻,江东文请求援军。

仲方英怒气更甚,正要怒声喝骂,却是一时间,怒气填堵,就觉得胸口疼痛,甚是厉害;再接着就天旋地转,倒地不起!

这世上凡人,任你武功多高,文采多美,你可以胜过张三胜过李四,甚至可以胜过所有人,但总有一人你胜不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阎王老子。

仲方英本已是年高之人,这行军打仗又不同于官场争斗,于是乎,在北原州赤松县境内,被这一连三道恶讯气倒。

当时病重,仲方英来不及多做安排,就熄火了。按照随军太医的话来讲,叫做因怒猝死,死于心梗之症。

仲方英猝死,北庭军如倒了大树的猢狲——

江东文投降了杜龙杜虎;

中军大将皇甫俊友乘机夺权,据天同府、靖州、两京关、天宁府和天宁关,杀了小汗皇武献,自立大通汗国,号大通汗皇;

仲方英之子仲而要于是迁老巢到定边州以避杜怀彪锋芒;

其余青州、大湖州不知所归,其州府长官名义上归附大通汗国,实则各自为政。

那仲方英部将宁诚与冉雄听说仲方英身死,皇甫俊友反叛并自立大通汗国,进退失据之际,于是就弃了大军,悄悄离开前线,潜入定边州,来投仲而要。

杜怀彪乘机夺了小湖州,加上平林州、大小丰州共四州之地,立国曰大度汗国,自号大度汗皇。

这个时间,是大同汗国小汗皇武献开新二年九月间的事情。这在南平汗国,是南平汗皇刘小棒儿继平元年。

仲方英身死,仲而要退守北八州剩下的六州,得赖兴、宁诚、冉雄、仲大年等人劝进,也自立汗国,国号大众,封赖兴为护国军师,宁诚为全国兵马大元帅,冉雄为左都督,仲大年为右都督。

宁诚于是领仲氏大众汗国十万大军,东出北宁州,据潘古峪,与杜氏交锋。

而其余各方,都将目光向忠州看了过来。于是大西国东进,与大通国在靖州、金门州、天同府交界一带拼杀;南平国则是攻下金山州后,出金山州向北,在青州与大通国交战。

此时之东八州,杨清才吞并了张友三部,张友三孤身逃亡,投降了李诗剑。

李诗剑依厉文山之意,立国曰“太平汗国”,自号为“太平汗皇”。李诗剑道:“我国新立,世界远未太平,侪辈当努力,为世界重开太平,故而我意定年号为‘开平’。”

至此,托钵村夫在本书中以后凡交待时间,便自开平元年始。

却说开平元年十月,到处烽烟灭人烟。

战火烧到青州。青州境内,有一县名叫天远县,天远县有一条河叫做天远河。天远河边人家,有一户姓宋,主人叫做宋义。

宋义本是天下武考第四,与那紫金锤张猛关系交好。两个人虽不是同县中人,却都饮同一条天远河水,同在一条天远河上打渔。

自武考大比之后,二人就深相结纳。后来,张猛又引同县一人相交,这人叫做华文虎;本是芒山县大芒山上的猎户出身。

三个情意相通,就结拜为义兄弟。宋义三十八岁,最大,华文虎三十五岁,居中,张猛年纪最小,二十八岁。

兄弟三个常常是泛舟天远河,游历大芒山,有时谈古论今,有时舞枪弄棒,倒也逍遥自在。

那华文虎本是厉文山弟子,常与宋义、张猛说些天下大势。战火烧到青州,便将他兄弟们的田园优游生活打断。

宋义向两位义弟说道:“二位兄弟,如今天下大乱,我们这家乡难保平安了。大丈夫当及时建功立业,不如我们共投明主,如何?”

张猛道:“大哥,我同意。”

华文虎道:“大哥之见甚是。只是要说明主,莫如那太平汗皇李诗剑,不如我们都投奔他去。”

宋义道:“二弟你怎么知道那李诗剑是个明主?”

华文虎道:“不瞒大哥和三弟,我本是京都大儒厉文山他老人家的弟子。我出师后,老师新收弟子有李诗剑兄弟二人,据说老师十分看好他兄弟两个。

现在老师避居北海大都山,前日还有信来,令我投奔李师弟。我师兄柳无名也着人送信,邀请我出山辅助李诗剑呢。”

宋义、张猛两个听了,都说道:“既然如此,我们都投奔太平军去。”

于是三人各自回家,将家业田产收拾一番,都折做金银细软,就备了马车,三家老少一十八口人,都往平安州来。

这一路,须经过大湖州,就进入了平安州。那大湖州守将景须陀,名义上将大湖州归于大通汗国,实际上也等于是个独立王国。

景须陀似乎知道自己不能长久保有大湖州,因此也是倒行逆施,贪婪无道,在大湖州境内,搜刮得也是天高三尺。

这宋义、华文虎、张猛三家,三辆大车经过大湖州各地,都没有事,眼看着离平安州地界不远了,反而生出了事端。

原来,这大湖州各县,对于进出本县境内的人员,都要收安全检查过境费,名曰“保安费”。

这三家一路行经处共有小原县、巨山县、大湖州城、湖滨县,最后一处县城,却是邻接平安州的牛角县。

前面数处,都是入境收费,出境不收费。偏偏这牛角县守将,是景须陀的妻弟,仗着姐夫的势,是进出都收费。

他三家一路行来,受了许多勒索,交了许多过境费——本来都不过是渔户猎户,能有多少钱财?如今是连盘缠都不太充足了。

张猛就向两位兄长商量道:

“大哥二可,我们这一路,交了这许多冤枉钱,现在所剩无几,盘缠也不充足了,到那平安州城里,还得几天的路程。这出境费,前面多处都没有收,而且又高得离谱,我们是交呢还是不交?”

宋义沉吟,华文虎道:“依我看,不交也罢!这出境费,竟比入境费高出三倍,简直是喝血嘛!况且这里离平安州不远,大不了,我们干他一家伙,冲过去也就是了。”

于是三兄弟一合计,决定不交。于是宋义押住三车后头,张猛守住三车中间,华文虎打头,来到关卡处,那守将喝道:

“停下!你们三辆车都要检查!”

华文虎道:“这位将爷,不知您要检查我们什么?”

那守关卡武将道:“前面乃是反贼李诗剑所占据的平安州,本将爷怕你们偷运军资,资助贼人!”

华文虎听了,就哈哈笑道:“将爷你收三倍于入境费的出境费,这做法比贼人也强不到哪里去呀!”

那守将听了,登时大怒,抽出大刀,向华文虎当头就砍!

华文虎见了,后退一步,大喝一声:“难道你想杀人吗?”

守将狞笑:“就是要杀你,你又能怎么着?”

华文虎听了,抽出宝剑,迎上守将,只一剑,就刺死守将。

登时守哨卡的军士大哗,宋义张猛二人一个从车上抽出大枪,一个取出双锤,与华文虎一起,三兄弟保着三家三辆车趁机冲过关卡。

三家三车冲过哨卡,然而此时仍是这牛角县境内。三车走不多远,就听身后呐喊,原来是那景须陀妻弟派一员裨将率领人马来追击。

三兄弟转身看了,宋义、张猛就向华文虎说道:“老二,你保着三家老小先走一步,我们俩挡住追兵。”

原来三兄弟之中,华文虎武艺最弱,所以宋义张猛让他保着三家老小先走一步。

华文虎既保着三家老小前行,宋义张猛商量道:“看他追兵,竟然都是骑兵,我们可得先夺了马匹来骑,不然,打下去就太吃亏了!”

两兄弟有心拦住追兵,于是反而往前迎去,冲入敌阵之中,一转眼,都夺了马匹,跃上了战马。

这兄弟两个得了战马,当即就如虎添翼。他两个,是武考大比的天下第二与第四,这区区三百追兵哪里能经得起他们的折腾?不多时,就被杀倒过半。

残兵一看,不得了啊,这两个是大杀星啊,兄弟们,赶紧跑吧,我们的头儿都熄了火啦!

于是乎,呼啦一下子,残兵都逃了。宋义张猛也不追赶,为华文虎牵了一匹马,就来追赶三家老小。

不多时赶上,三兄弟说着刚才的战斗,笑语盈盈往前赶路。看看将出这牛角县境了,华文虎笑指前面说道:“过了前面的两界沟,就是平安州霍山县了!”

——一语未必,就听得战鼓声响;三兄弟抬头一看,前面一军摆开,挡住了去路

怎么治疗血栓
男小便的时候肚子刺痛感
婴儿手心出汗是怎么回事
儿童便秘怎么解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