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资讯网 > 时尚

毁灭异世界 第638章 王佐之才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31

毁灭异世界 第638章 王佐之才

长安城外,董卓军大营。<-.

吕布骑着赤兔马,哈哈大笑而过。

他身边,是紧跟着的五百并州铁骑,更远处则是张辽带领的两万多吕布军战兵以及收纳的一万多长安降兵。

“痛快,痛快,今日我一连破了董卓余孽的三座大营,缴获无算,如此看来,最多三天,董卓留下的余孽们将再无能力在长安作乱了。”

吕布説道这,他身侧紧跟着的侯成却是皱眉説道:“主公,你不觉得太顺利了吗?”

“顺利?这是天命在我!”吕布自从获得洛阳城后就恢复了霸气,他説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可能有诈,但是侯成啊,这董卓军的主公董卓老儿,可是也被我擒了,我为免夜长梦多,可是早就将他武功废掉,并押送去了洛阳了,昨日我得了消息,董卓已经进了天牢,只等着天子祭天之后,就推出午门斩首。”

“你想,董卓老儿都已经被擒,这董卓余孽,还能有什么计谋好用!”

“就是假的,我吕布也能让他假戏真做!”

説道这,吕布再度催促身边的官兵们随他继续追杀敌军,务必再破掉远处的董卓军临时营地。

离吕布还有一千多米的董卓败兵营地。

一群士兵正在将干草,硫磺之物堆放在帐篷处,结果才忙碌到一般,引导火势的沟渠都来不及布置完毕,吕布就已经先一步杀到了。

看到满营的引火之物,吕布不惊反喜:“哈哈,果然如此,想要用计对付我吕布?”

吕布挥舞方天画戟,直接斩飞了几个奔来的士兵后大笑道:“且看我吕布以力破巧,让你等有计也无用!”

“主公,主公!”

一个骑兵校尉拍马赶来,高声呼喊道:“陈宫军师来信提醒,在长安郊区发现董卓余孽骑兵踪影,还请主公多加小心,如有不对,回营为好。”

“转告军师,就説我吕布已经破了董卓军余孽的计谋了,哈哈,他们败得太快,败得太惨,时间上,他们根本就赶不及设伏啊!”

“我必当擒住那张绣,将董卓余孽最后的一支成建制军队打崩!”

説完,吕布拍马向前,侯成无奈只好带着并州铁骑紧紧跟随。

长安城内,陈宫坐镇城里,掌管后勤调配,看着一封封文书

毁灭异世界  第638章 王佐之才

,他叹道:“顺利,一切都太顺利了。”

“主公虽然勇武天下无双,可是何故能够击败董卓之后,一路破敌人营寨多座,缴获无算?”

“听闻张绣军之中有一流军师,得小心有诈啊。”陈宫摸着短须,捏断了几根胡须后,找人抓来了当日的董卓军俘虏详细询问。

陈宫很快得知,当日大战,竟是董卓军的后军,有数部军马得知了董卓军的文书,让他们绕道攻击吕布军的侧翼,结果造成了后军和前军的脱节,而被天下无双的吕布敏锐的抓到了机会,以并州铁骑冲杀,一举破了董卓军的阵形。

“不应该啊。”陈宫叹道:“董卓非同小可,战阵指挥之能不在主公之下,他怎么会选择这样的做法。

“除非……”陈宫心中一动,冷汗在额头上冒出:“这是连环计?”

“有人在设局,就是董卓本人,也被当作棋子牺牲掉了……为的便是主公了吧。”

“这设计者,恐怕不只是借用了区区一个张绣的力量,他身后,有着其他诸侯!”

“来人,快骑快马,让主公回营!”

陈宫急急忙忙发令的时候……北方群山之上,贾诩盘膝坐在地毯上,温酒之中,双眸看着身前戴着面纱的肥胖男子。

“贾诩,你似乎脸上有伤,可是张绣下的手?”胖子嘿嘿笑问道。

“他怪我不救董卓。”贾诩轻叹一声,而后道:“他就是一个傻瓜,想要抱着董卓的大腿一起去死。”

“可是他就这样死了,叫我怎么对不起张公?”

贾诩口中的张公,是张绣叔父,也是一员西凉战将,张公对贾诩有恩,贾诩虽被称作毒士,却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他不愿意看到恩人唯一的亲人,走向末路。

“董卓不倒,吕布何以相信董卓余孽再无危险?”胖子説道:“我们又如何能够引诱那战无不胜的大汉战神过来此处?”

“可虑者,吕布有名军师陈宫,所幸有兄长帮助,以连环计,破了吕布担忧,他发现了我们设伏的营寨,现在肯定自信心十足,自以为我们束手无策了吧。”

“吕布身边倒是还有几个谨慎之人,不过他们便是查问士兵,也只能反而肯定了我们的计谋,以为我们真的是想要放火烧了他们。”

“至于兵败,那些董卓的残兵败将,哪一场,不是真的兵败如山倒?”胖子説着,双眸闪过一丝冷意:“马腾,韩遂两个诸侯也已经被我説服,此刻正领兵埋伏在外,只等着我们这边火起,他就杀下去,半途截杀吕布。”

“此外,此战还有荆州刘表的五百荆州长弓手随我一同而来。”

“带兵之将是谁?”贾诩问道。

“荆州名将文聘!”胖子説道这,顿了下道:“吕布武功高强,你那边不会出错。”

“张绣,虽被董卓嫡系疏远,却还是将自己当作董卓军。”贾诩道:“他不会放过为董卓军复仇的机会。”

“嗯,有烟起,是吕布军赶来了吗?”

“我看看,呵呵,真是马中赤兔人中吕布,那好似燃烧的着的火团的猛将,就是吕布?”

胖子説道这,看了看贾诩:“与他为敌,压力很大吧。”

“是啊,若非兄长过来,我恐怕会建议张绣投奔汉中张鲁。”

“张鲁?一群神棍,虽然行的是仁政,却反而养出了一群刁民,一旦开战张鲁之兵,必不能用!”

胖子摸了摸下巴,呵呵笑道:“贾诩,你觉得建业孙权如何?”

“孙权是孙坚二子,他前面还有兄长小霸王孙策未死呢。”贾诩看了眼胖子,轻声説道。

“我知道啊,不过这建业终究是孙权的。”胖子説道:“小霸王孙策,已然命不久矣。”

贾诩眼皮微微跳动了下,他道:“庞统,你准备投了孙权?”

“孙权擅为君之道,陆家被孙策坑杀全族百口之人,只剩陆逊一人得脱,而孙权却能任用仇家陆逊为帅,并且两者相处融洽,此等气魄,足以证明他是明君。”

“孙策之死,就是你的投名状?”贾诩低语道。

“还有这……战神吕布!”庞统雄心万丈,盘膝坐着,却让贾诩好似看到了一头饥饿万分的巨蟒,正在蓄势待发,等待着一口吞噬日月的时机!

而偏偏,贾诩不能不服,这庞统或许在战略上和自己等人半斤八两,可是在战术上,能够与庞统媲美的,整个天下只有卧龙一人。

凤螭庞统,是拥有着凌驾贾诩,郭嘉之才的王佐之人!

只是,庞统心眼太小,气度不显,并且颇为好大喜功,贾诩知道,如果双方处在均势,这性格算不了什么,可是一旦局势对其不利,那么可以上下其手的机会,便多了。

当然,现在双方还是盟友,贾诩也按捺下对庞统的算计。

“杀啊!”

吕布带着骑兵们如同风一样,驱赶了数千董卓败兵作为先锋冲向了这片群山内张绣军的大营。

“入阵了。”

胖子庞统嘴角翘起,看着吕布进入了预先设计好的阵地,他笑了起来。

“以千破万之地,名曰狙!”贾诩也站起身来,diǎn燃了身边篝火:“此地,便是这方圆百里最好的狙地!”

“射击!”

吕布军身边两侧的山dǐng上,山坡处,突然冲出来了数千的弓箭手,强弩手,对准山下的吕布军射出了箭雨。

其中,大将文聘带领的五百荆州长弓手显得尤其犀利,长弓之下,弹无虚发,利箭射出好似枪弹,哪怕并州铁骑的铁甲也无法阻挡。

“不好,主公,我等中计了!”有校尉叫嚷出声,却是很快被一根利箭刺穿了喉咙,跌落下马。

“怎么会这样,我生擒了董卓,我击败了董卓军数十营,我吕布怎么会中计!”

“冲啊,冲过去!”吕布大声吼道。

“不行啊,主公!”侯成跑过来苦苦哀求:“这地形太古怪了,四面八方都有弓箭手,我们防不胜防,继续冲过去,等同送死啊!”

“上山!”

吕布仰起头,看向四周,却愕然发现,这四周群山,都能射击到自己,而自己想要上去却是千难万难,那上山的小道,只怕都在前方转弯之处,等吕布军找到,只怕都在箭雨下全军覆没了。

“这地势,几乎就是为弓箭手而准备的,天下山川,竟还有这样的地方!”

吕布哇哇大叫了一声,不甘的下令撤军。

军令下达,文聘放下长弓,diǎn燃了篝火。

砰!

就在吕布带着并州铁骑退出了群山之地,和步兵们汇合准备寻找机会攻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上游传来一阵阵哗啦声。

“是洪水!”

“好毒,那张绣军,竟然开闸放水!”

“我们来时水流未变,这……只可能是对方在十天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水闸了。”侯成叫道:“难道他们早已经设计好了一切?”

“不可能!”吕布咳出了一团鲜血,他道:“我生擒了董卓,他们莫非早就放弃了董卓?”

“这群余孽,究竟在做什么!”

“主公,他们……只怕目的就是为了引主公出来吧。”侯成想到这,暗叹了一声,脸色颇为苦涩。

轰!

洪水来了,水流急促,一下子就冲倒了大片的步兵,整个吕布军的阵形为之乱成一团,幸好水流急促却不大,士兵们大多摔倒在地,淹死的却不多。

等到这一波洪水过去之后,湿淋淋的吕布连忙整军想要后撤。

这时候,却看到群山之中,文聘带着弓箭手和数千重步兵赶来了。

而在上游所在,一支彪悍的西凉骑兵,打着马和韩字旗,也出现在了吕布军的面前。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价钱多少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大概多少钱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得花多少钱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具体多少钱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手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