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资讯网 > 健康

车祸牵出离奇骗保事件怪事连连车主一头雾水

发布时间:2019-10-13 04:17:32

车祸牵出离奇“骗保”事件 怪事连连车主一头雾水

新桂-南国今报柳州讯(王缉宁 实习生付丽丽)一年前,车主交钱给车队代办保险,车队居然糊弄车主提供一张无效的“保险卡”,以至车主出险后,车队才跑去办保险,还扯出一起离奇的“骗保”风波来。更令人奇怪的是,太保财险柳江县公司的人居然还出面为这个车队打掩护、讲假话。一场事故扯出“骗保”怪事柳州司机林先生有一辆车号为桂B11803的“乘龙”货运汽车,挂靠在柳州广煊车队。去年3月,他把几千元保费交给车队长韦玉莲,由车队代办了“全保”,并领到了保险卡。今年3月8日清晨6时许,林驾驶该车,在广东三水往广州方向的高速公路上出了交通事故,随车的林妻身负重伤,车子严重损坏。出事当天,林在向交警部门报警的同时,还根据“保险卡”上的报险报了险。之后,他又将出险通知了广煊汽车队。此后,林将车子运回柳州修理,并将在当地肇事垫付5万多元费用的有关票据等交给车队,要求车队代其向保险公司索赔。没过多久,一个自称是柳江太保的人当着林和车队长韦玉莲的面,自己垫付1.5万元,为林买了个驾驶室总成。然而,事故车在修理厂修好了近一个月,保险理赔却迟迟办不下来。就在林焦急的等待当中,当地媒体披露了一起“骗保事件”,说的是有一辆车子在广东境内出事后,车队才去投保企图骗保,幸亏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心细,戳穿这场骗局。看到报道中提及的车祸与自己的出事过程“惊人地相似”,林怀疑说的就是自己的车,但问题到底出在保险公司还是车队?林顿感一头雾水。“阴阳保单”和离奇的“担保”4月25日上午,随林来到太保财险柳州中心支公司,在那里得知,当地媒体上曝光的“骗保车”确实就是他的车子。该公司工作人员说,3月8日林的车子出险后,广煊车队便有人跑来为桂B11803办理保险,企图骗保。公司根据调查结果现已作出拒赔的决定,广煊车队负责人也签字认可了。工作人员还从微机调出桂B11803在3月8日办理保险的记录,林发现有几处怪异地方:一是签单日期为今年的3月8日,生效期为3月9日零时;二是报案日期为今年的3月18日;三是索赔权益人为柳州市远宏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林当即表示,这份留在保险公司的“底子”不但与他出险后出示给交警部门的保险卡载明内容不符,且报险的时间也大相径庭。后来,又发生更奇怪的一幕:太保财险公司柳江县公司的韦经理带着一个叫廖秋云的业务员,出面为韦玉莲“证实”:广煊车队的确在去年4月就为林办了保险。并称,如不信,下午上班时间可到他们公司查看保单。可当林如约而至时,对方却以“电脑升级”为由拒不出示。最后,只出示车队今年办的那份保险,但从电脑上显示,其与市公司电脑记载有较大出入:一是签单时间为今年4月22日;二是索赔权益人“变”成了广煊车队。林一下被这样的“阴阳保单”弄糊涂了,不知道那份是真那份是假。车主保卡查无记录针对这件“稀奇古怪事”,在与太保财险柳州中心支公司副总经理梁汉忠取得了联系。5月4日他作了答复:从林的保卡号上看,应属“中保”的卡。经调查,柳江县支公司应客户要求出面讲了假话的情况属实,但他们的人没有与车队掺和作假。梁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并要求对客户要讲真话。至于林反映的“阴阳保单”一事,梁解释:在柳江县公司电脑上显示只是试验数据,在柳州中心支公司的才是真正的保单。随后,还与广煊车队负责人韦玉莲取得了联系。韦称,前几天她已出钱把林的事故车从修理厂“赎”出来,并同意随后赔付车子乘员受伤的治疗、车辆施救等数万元的费用。至于“保险卡”及保单的真伪,她让去问中保财险柳州分公司一个姓冯工作人员。然而当向对方了解有关情况时,冯一面予以拒绝,一面让去问韦玉莲。从中保财险柳州分公司理赔中心经理张勇处获悉,根据林交给广东交警部门的“保险卡”的保险号上查询,那张保险卡在他们的系统里没有记录。广西众维律师事务所韦律师对此表示自己观点:如果能查明保险卡及保单上加盖是真公章,那么保险公司对车队行为要承担连带清偿。反之,车队的行为则构成了欺诈,受害人可向公安机关报案,在查明事实追究其刑事的同时,也可依法向其提出民事赔偿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