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资讯网 > 娱乐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杀虎,虎吃人(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9:40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杀虎,虎吃人(下)!

猛虎下山!

这可不是拳法,而是真正的猛虎!

巨大的爪子排击过来,那速度极其之快,庞大的风压呼啸,只是一瞬间就镇到了面前!

嗡——!

脑海中的反射神经在一瞬间产生反应,而高度集中的精神让孙长宁猛地侧过了身子!

生死一线的时候,人的反应力会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而对于练武的人来说,那更是如此!在这一瞬间,精气神提升到了顶峰,那是人一生当中能发挥出最大力量的时刻!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人活着无法参透这种恐怖,在历史的古籍当中,都对此有隐晦的描述,只有陷入不生不死的境地再活过来,那才是真正的彻悟。

而如今的猛虎出击,则是在活着的时候,感受死亡的气息。

孙长宁在一瞬间的时刻,那眼中仿佛出现了自己被这只饿虎撕碎吞食的景色,然而心中的冷静终究战胜了恐惧,那是人自身的幻像,在面对不可战胜的巨大对手时而产生的幻影,也就是所谓心魔。

心魔乃修行之重障,破心魔则为渡心劫,过此劫难,人之修行便会突飞猛进。

心魔乃外物化生,一切恐惧皆可化作心魔,而最大的心魔,则是人之自己。

战胜心魔便是战胜自己,但首先,自己要战胜那些外来的心魔。

这便是所谓——天外魔头。而在修行之中,这便是所谓天魔的由来,是道给予人的考验。

在拳法当中,一样是如此。

道讲渡难,佛讲放下,儒讲不见。

武讲....举起双拳。

不惊慌,不迷惑,摒弃杂念,心神高度集中,心魔则为虎,也是心猿在作祟,人在恐惧之时,这只猴子就会驾驭意马跑出来

,在心神当中作乱,搅乱人的五感,把恐惧无限放大。

越害怕只会越恐怖,而越恐怖就会越害怕,只有不惧不闻,才能战魔而胜之。

眼前这只猛虎,就是魔!

头颅测出去,身子如同游鱼一般的挪开,那两只腿就像弹簧,突然侧着发力,那大腿肌肉猛地震动,是筋骨在同时动作!

浑身上下,八万四千毫毛在一瞬间同时用力,那劲力贯穿泥土,孙长宁在一瞬间离开了原本坐着的位置!

就如同移形换影一般,整个人在一瞬间从原本所在的地方消失,而这个动作只在刹那就完成了,乃至于比猛虎爪子落下的速度要更加的快!

快!快!快!

速度即是力量!

孙长宁的手猛地挥舞出,而身子已经离开了猛虎那一爪的攻击范围!

砰!!!

一声巨颤,那声音震荡,却是拍在了树干上,这一爪已经击空!

那株不大的树木被一爪子拍的晃动,那巨大的力量几乎要把这树木撕裂,而孙长宁在身子如鱼一般甩出去的时候,那臂膀猛地抬起,一拳就砸在了这只老虎的脖颈上!

如果是寻常的拳师,这一拳下去几乎不能对猛虎造成什么伤害,然而孙长宁不同,那力量此时发挥出来,足足比曾经要翻了一倍还有余!

原本是三千斤的神力,经过上次的险死还生之后,现在一拳打出去带上劲力,足有六千斤之威!

六千斤,带上劲力,把六千斤神力扭成一拳,那即使一拳轰在大石头上,也能把那大石头给崩碎了!

大石尚不能抵挡这种力量,何况虎之骨?!

这一拳下去,那巨大的力量在瞬间打穿了猛虎的脖颈,鲜血刹那飞溅出来,这大虎猛地一声怒啸,而下一瞬,那余下的怒音就卡在了嗓子当中,它的身子在刹那如同被雷霆打中,剧烈的抖动与颤抖....

然而下一瞬间,如同条件反射般,庞大的身躯猛地一转,那爪子直接就拍在了孙长宁的肩膀上!

嗡——!

这一道声音是从耳中响起的,直接传入到脑袋当中,孙长宁被这一爪拍的结实,半个身子瞬间都麻痹了,即使用了劲力防御,也没有办法阻挡那贯穿身躯的巨大力量。

鲜血挥洒出来,孙长宁猛地后退,那一步崩开三四米,而这只猛虎则是整个身躯向前扑了一下,那刹那之后,整个脑袋就垂落下去,砰的摔在地上。

一口气被吐出去,那满口的尖牙闪烁着锋利的光辉,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那既是让人去死,也是自己被杀死的气息。

庞大的虎身倒在地上,趴伏与泥土树叶当中,孙长宁一拳打穿了它的脖颈,饿虎最后的反击已经结束,然而很可惜,虽然把孙长宁重伤,但却没有杀死这位人类拳师。

人与虎,虎未曾吃人,人虽伤,但已杀虎。

“咳啊!”

孙长宁的身子猛地跌倒在地,那左半边身子剧烈的颤抖,肋下的皮与肉都被抓的血肉模糊,一片殷红,那衣衫早就被撕裂,在这种巨大的力量下完全没有半点抵抗能力。

这只老虎不是一般的老虎,力量至少在人工驯养的恢复种两倍之上,这从体格就可以看出来,即使是一头饿虎,那身躯也远远比寻常的华南虎要巨大一些。

看着这具虎尸,即使说这是一头东北虎的尸体都有人相信,因为这确实是超出了普通华南虎身躯的大小,如果不看皮毛,是辨别不出来的。

但现在要紧的问题并不是关心这头老虎,更不是关心这老虎被打死之后,自己要不要坐牢。

孙长宁强行让自己移动起来,那身躯麻痹,一巴掌几乎把四海都打的裂了,不知道伤没伤到五脏,但肋骨是已经断了好几根。

只有强行让自己入定,借助那只金鲤鱼的力量来复原,否则别无他法。

但眼下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入定,又有新的掠食者顺着血气追踪过来,那要怎么办?

“只有赌一赌了!”

孙长宁咳出气来,那当中已经隐有血丝,身上的气血被那一巴掌拍的直接乱了。

脑海中莫名的想起来一些人话,似乎是川岛大雄,又似乎是源藤武的话语。

那说的是自己的实战经验不足。

当初自己并不以为意,因为他们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但如今面对这种超越了人类的生灵之后,孙长宁觉得,自己的实战经验,确实是少了。

擂台比武和遭遇战终究是不一样的,如果遇到这种最原始的掠食者,自己的经验,确实是稚嫩极了。

德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兰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孝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德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